“大军压境”下的质量部与生产部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软件测试
摘要

我的领导酒后吐真言告诉我,制造业(特别是代工)质量人生存的经验之谈:“生产不忙时质量第一,生产忙时把子弹打光,不管有没有打到敌人身上,总比自己倒下了子弹还没打光留给敌人强”。在我暗暗佩服他的形象化比喻质量人的痛之余,生产部现场拉组长对这些的执行力让我自叹不如.且看以下事例:

“大军压境”下的质量部与生产部

我的领导酒后吐真言告诉我,制造业(特别是代工)质量人生存的经验之谈:“生产不忙时质量第一,生产忙时把子弹打光,不管有没有打到敌人身上,总比自己倒下了子弹还没打光留给敌人强”。在我暗暗佩服他的形象化比喻质量人的痛之余,生产部现场拉组长对这些的执行力让我自叹不如.且看以下事例:

“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”

月初公司订单如雪花般飘来,十天就接到了一个的订单。生产任务紧急,就像战争--敌人大军压境。生产像疯了般的猛赶产量,早几个月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品质流程荡然无存。前天晚班,生产经理给到拉长一个死命令,某产品必须出货。晚班到了下半夜,也许是忙忘了拉长居然有颗物料忘记领料了,而仓库的大门也紧锁了。这些可怎么办?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(当然这是我们第二天才知道的),拉长为了完成任务破门而入取出物料,如期完成了生产任务。任务完成后拉长英雄式的留言“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”,第二天把一张“五百块钱的罚款单签好字,放在了生产经理的办公桌上,听候发落。。。。。。”生产经理悲喜交加,最后也签了字,放到了总经理办公桌上。总经理,评语是“可能悲痛 不可原谅 罚款200元 公司制度不可违反。。。。。。”,恰巧的是,第二天这批出货被客户投诉有问题。我开始调查漏检原因,把夜班领班,责任QC找来一问。领班说:此问题发现过,而且有交待不可出货,领班有事提前一小时下班了(当然有发信息给我请假)。而责任QC说:“当时营销说出货很急,计划、生产都在不断给她压力所以把货放行了。。。。。。”我听后差点晕倒,既然发现的问题还能流出去,平时的品质标准、品质异常处理方法培训教育全部被他们抛脑后了。。。。。。

“有我在就不会给领导表现的机会”

现在的生产局势,可以说只要有一线可放行产品的机会,生产是不会放过的。我开始有些痛恨,那些发明“限度”“特采”字眼的人来,给我们品质控制带来的痛。现场的一个技术员这几天老拿些有缺陷的产品,找我来确认签样(其实现场领班也给了明确结果NG)。他还是还卖力的来跑,当然我看到这个问题有些严重性,如果我签多了现场领班品质威性何在?我坚定的给出“维持原判”的结果。并半开玩地说:“给你指条路,你把这个问题反馈到你们经理那,让他去找我的领导也许他们有更好的处理意见。”。“还有我认为这种问题可以调机改善,你搞不定可以找你主管亲自调机。。。。。。就当做偶尔给老大一次表现技术的机会呀”谁知道技术员回答:“做我的上司,有我在就不会给领导有表现的机会。。。。。”

而我的QC们往往顶不住各方压力,把有缺陷的产品放行了。我深自己做的失败。所以我向生产经理去取了点经,他告诉我:“罚,重罚。没有人跟金钱过不去”。(罚?我下不了手)于是我开始宣布,现在的形势,只有把问题提出来就可以了,让生产去找领导,至于是谁确认放行的,你们不用管,也不要感觉做的郁闷。错了的按绩效考核处理就好!

“利益面前,谁扶谁?

喷涂一车间的刘主管,跟我平时交情没得说。但昨天跟他干起来了。事件缘于一批素材到了喷涂出现毛边不良20%,当然我前工序的QC也没有抽检到。喷涂也把这批货喷完了才发现有外观不良,刘主管找到我商量处理方案。我签了限度样,而且严重的还想了办法基本还能加工,刘主管答应安排人手加工。第二天一早,业务发出邮件来说,此机型耽误出货客户要罚款5000元,追究内部责任。原来这款机型已拖了好长时间没有交货,变成特急了。谁知道刘主管回复邮件了(而且文字是用特大号的字体):“是品管部前工序漏检造成,而且出了问题还没有及时处理。。。。。。”太无耻了,明明答应好了的。我气冲冲找到了刘主管,他说“我是答应了,但加工难度太大,而且我现在人员紧张。。。。。。”我和我的领导被总经理叫到办公室,被狠狠K了一顿。离开办公室时,我的领导对我说了句“利益面前,谁扶谁?”这个道理明白了吧!

“争吵当中出办法”

一款产品性能测试NG,我品管部当然是死死把住。而生产面临的是业务告诉他们“明天不出罚款5K”,基层技术员跟QC也有几个轮回和争吵了,技术员说出了“不用品管看,我们认为可以就上。。。。。”。现在上升到我跟我的领导这了,当然我的领导也火了,生产敢公然挑战我品质制度,跟生产经理一吵,吵到总经理处。总经理问,主要原因是什么?生产回答“供应商原材料不行”。现在所有矛头指向了采购,采购那是什么地方?皇亲国戚!老板的人,供应商也是老板的近亲远戚。完了,没戏了解可能是逼疯了,不怕就要动动这些皇亲国戚。要采购来回复下,什么时候供应商来处理(其实哪怕供应商坐飞机过来也搞不定的)?怎么处理?终于皇亲国戚们召开会议了:“高呼要求降低标准 后续所有责任由供应商承担”。皆大欢喜。大家松了一口气,生产部经理那个人呀,下了班把我和我的领导约出去小喝了一怀。。。。。。。

一切的一切都像在放电影,没办法这就是民企“大军压境”下的品质与生产,而我和我的领导,就像在这场没有销烟的战争中,踩着高翘,躲避四射过来的子弹。

 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